当前位置: 综合资讯 > 商务评论 > 正文

中国经济新常态下的对外开放新战略

2015-01-06 16:48:01 国研智库 隆国强

中国开放战略的目标将根据内外部环境的深刻变化,加以调整。一个方面适应中国崛起,创造良好外部环境,确保中国和平发展。另一方面将利用好外部市场和资源,加速中国结构升级。

一、新常态下中国对外开放面临的新形势

首先要深入研究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时,我国对外开放所面临的国际、国外环境及其蕴含的机遇和挑战。总书记在讲中国经济的时候讲过“三期”叠加,就是增长速度的换档期、结构调整的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的消化期。

我国对外开放也面临一个三期叠加。

首先,外部环境是金融危机以后的调整修复期。那么这个时期依然没有结束,在未来一段时间都会持续。这个时期有很多新的特点,和以前我们在以前30年,特别2007年前的繁荣期不同,外部需求在减速,全球性产能过剩问题在加剧,竞争越来越激烈,局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贸易摩擦也在增加。

第二个是新一轮的国际贸易规则的构造期。全球经济贸易规则一直在演化,目前处于新一轮规则比较密集的构造期。构造规则的平台可能发生了一些变化。一方面,WTO作为一个多边的体系,仍然在起作用,一些新的规则在谈判。另外一方面就是我们说的区域贸易平台,可能走在多边的前面,一些新的贸易规则,率先在区域贸易平台上在通过谈判,形成过程中。比如说大家说的TPP,它不仅形成新的区域贸易安排,更在于推动形成一大批新的国际经贸规则。这些规则一旦形成,对所有的国家都有两个方面的影响,既有机遇也有挑战。对中国也是如此。

第三个是我们的比较优势转换期。过去30多年的开放,中国参与全球竞争的主要优势是低成本。这个低成本是多方面因素构成的,其中最重要的可能是我们劳动力的低成本。经过30年发展以后,我们的人口结构、劳动力市场供求结构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根据人口学方面的统计,在2012年的时候,我们劳动力的总量就达到了峰值。此后一段,当然中国还是一个有丰富劳动力的国家,但不再增长了,在一个平台期。老龄化的压力迅速到来。在劳动力市场供求结构上发生的变化更加剧烈。我们每年进入劳动大军的新增劳动力,大概在1500万人左右。在2000年的时候,我们的高考招生时108万人,也就是说剩下的1400多万人是可以做蓝领工人的。现在我们一年的高考招700万人,且不说成人高考、自学考试,其实也是脱产的。这样和十几年前相比,每年新进入劳动大军做蓝领工人的,和之前相比只有一半。所以我们会在劳动力市场上看的一个新的现象,就是大学生找工作,特别是稳定体面的工作,相对比较难。这对政府来说构成新的压力。同时,在蓝领工人是市场上,产业工人招工难,工资上涨得很快,已经连续多年在两位数的增长。而且因为这些紧张的供需关系,就带来了一些深刻的变化。企业用机器来替代工人,有利于劳动效率的提高。不利的一面是,工人的跳槽过频。从企业的层面来说就是工人的流失率。我们曾经和商务部的有关部门之间做过一些调研。做加工贸易的企业,有相当高比例的企业蓝领工人的流失率超过100%,也就是平均下来一年会换一遍。个别的企业反映流失度高达500%。那么这么高的流失率它也是有利有弊的。好处是随着人的流动会带来很多劳动技能,特别是know-how的转移,在不同企业之间有这种学习的效率。但是不利的一面呢,在于工人在某个岗位就业时间太短,他没有劳动技能的积累,特别是对企业来说,他不愿意投资于工人的培训,因为培训完工人就走了。所以这就带来劳动力的技能,如果没有下降,但至少没有明显改善。但恰恰在这个时期成本优势在消弱,企业要依靠创新,更好的质量、管理、服务来增强在国际、国内市场上新的竞争力。要求更高素质的劳动力,而劳动力素质的变化,并不能有效支撑企业竞争力的升级。

对外开放的三期叠加,对我们对下一步升级有挑战,更有机遇。挑战已经多少提到了,包括外部需求不足,贸易摩擦,劳动力素质跟不上需求等等。但同时还是有一些有利于我们升级的好的机遇。从内部来看,劳动力结构的变化。从蓝领工人方面,挑战很大,例如成本的压力,劳动力素质的压力。但是在大学毕业生这个群体,应该说带来了很多机遇。更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力,能够去从事更加高端的产业活动,包括服务业,包括研发。比如说,我们每年700多万大学毕业生里面,一百七八十万是理工科的学生。这对于从事制造,特别是研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优势。因为研发主要的成本在于研发人员的支出。在国际上能够从事研发的,主要是发达经济体,只有少量的发展中经济体,像中国、印度、巴西等,才可能有研发活动。所以研发成本优势不是和发展中国家去比,而是与发达的经济体比。对于研发的成本,中国应该有巨大优势。

中国本土快速扩张的巨大市场,成为竞争新优势。中国从原来所谓潜在的市场,变成现实的大市场,而且还在以7%的速度在扩张,这在全球都是不得了的事情。7%是什么概念?我们今年GDP达到10万亿美元,7%就是7000亿美元。土耳其是全球第16大经济体,它的GDP总量是8000亿美元,也即是说,我们一年新增的GDP就是一个全球第17或18的经济体全部的GDP。中国去年的GDP按现价计算相当于美国的55%。也就是中国增长7%,新产生的增量,美国要增长3.5%以上,这对美国来说,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因日元贬值,中国的GDP已经是日本的2倍,产生同样的增量,日本GDP要增长约15%,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么大的市场,特别是新增的需求,实际上会带来很多新的机会,就是吸引全球的投资,加快来进入中国,尤其是外国的投资者,要更好的进入中国市场,他就需要在中国来中国研发。所以我们在过去几年观察到的是,大量的跨国公司把它的一些地区的总部、研发中心加速向中国转移。所以,从引进来角度,比较优势变化带来的是吸引高端产业活动、人才加速向中国流动。在华到底有多少外国研发人员、高级管理人员,似乎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但是中国有一个数很能说明问题,就是归国留学人员的统计。在2004年时,每年回到中国的是2万多人。金融危机爆发后,2008年增加到了5万人。去年,是34.5万人。这个指标我觉得能说明问题。就是因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前景,它所蕴含的巨大的机遇,对人才、高端生产要素的吸引力。这有利于转型升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