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综合资讯 > 商务评论 > 正文

黄奇帆:2035年50%外贸额有望用跨境电商表达 自贸区政策红利要这么看

2020-11-26 12:33:22 亿邦动力网

黄奇帆判断到2035年中国进出口贸易50%要靠跨境电商

在“潮起钱塘·数字丝路”第五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上,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顾问、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发表了题为《自贸区加速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演讲,并从为何要做自贸试验区以及怎么做自贸试验区两个大问题进行了详细的阐述。在解析“怎么做”时,黄奇帆指出,其中一点是要利用自贸区好政策推动跨境电子商务更快更好地发展。


黄奇帆判断,到2035年,中国进出口贸易额的50%有望用跨境电商的方式来表达。为此应该从四个方面来推进:

第一,商务部和海关近几年极其有效的不断改进,让原有割裂的四个跨境电子商务部分——保税进口、保税出口、一般进口、一般出口——转变成四位一体。

第二, 现在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和批发是分开的。下一步要实现B2B和B2C两位一体。即任何一个跨境电商既做零售,也做批发,任何一个城市也可以既做零售,也做批发。

第三, 出口进口涉及到外汇兑换,一单一单都要去外管局报单清算非常不方便。现在采用类似批发的额度管理,从而避免零打碎敲,为小额大批量次的结算往外管局报单。

第四, 跨境电子商务要有高效物流平台。一个省、一个自贸区、一个保税区,只要搭建了跨境电子商务的平台,就应该配上综合型、全球化的物流企业,通过招商引资把能干的物流平台引过来,最终形成像“菜鸟”一样的配套基础设施。

据悉,第五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由中国(杭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主办,于2020年11月24日-25日在杭州洲际酒店举行。峰会以“贸易新势能  智造新未来”为主题,设置了全球变局、品牌出海、模式更迭、智造将至四大板块,展望贸易数字化新未来,为广大从事跨境电商企业提供更落地的参考方向和思路。

提示:本文由演讲人现场口述,为方便阅读,经整理及部分删改,尽可能保证嘉宾原意,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以下为黄奇帆演讲实录

尊敬的龙永图主席、胡伟副市长,杭州最近被中央赋予了自贸试验区的责任,第五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与自贸试验区的研讨合并在一起开,主办方让我就自贸区怎么发展、发展的战略意义和发展的途径做一个演讲。所以,我按主办方要求从自贸试验区和跨境电商的关系角度做一个演讲。

第一部分讲一讲为什么要搞自贸试验区。

我觉得有两点:

第一, 从宏观上说,为我们国家和国际上其他地区、其他国家共同推进自贸区服务。所谓自由贸易协定(即FTA)就是国家和国家之间要实现“六个自由”:贸易自由、投资自由、金融自由、物流货物流动自由、国际人员进出就业自由以及数字交易数字经济方面的国际流通自由。

一个国家在某一个地块上实行“六个自由”的探索,就是自贸试验区。自贸试验区,所谓的实验,就探索了以后可以推广,所谓推广就是要推广到整个国家,使整个国家和别的国家搞FTA、六个自由的时候有了实践的基础。所以,在三中全会的改革开放决定里,第七章写到改革开放的时候,是把国家和国家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的推进和我们国内进行自由贸易区试验的内容写在一个段落里的,所以大家一定要记住,搞自由贸易区,宏观上的定位就是为国家和国家之间搞FTA进行探索。

最近我们跟东盟15个国家已经是一个自由贸易区了,这里面就有“六个自由”的内容。以后,我们跟日本、韩国搞自由贸易,跟欧洲搞自由贸易,都会涉及到现在自由贸易试验区的一些探索。探索得越快、越有底数,就越能够为我们整个国家融入FTA提供基础。

亿邦动力

#第五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 自贸区的重中之重是解决四个内在短板问题,#自贸区 六个自由也是今后中国和外国做FTA的基础条件,FTA重要条款就是数字经济交流、金融开放、服务贸易谈判的条款,也就是教育、卫生、文化的条款,这些条款不到位,FTA一个都办不成。

视频号

第二, 以自由贸易区作为中国当下最为开放的一个地方,通过开放来解决我们四十年开放中的薄弱环节。

在过去四十年,我们国家的开放取得了巨大成就,使得我们国家在进出口方面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一大国。在大循环拉动下,我们的工业体系也成了世界第一大工业体系,我们国家的GDP总量也成了世界第二大综合经济体。但是我们还存在着开放的薄弱环节,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服务贸易的开放不足。

我们国家的服务贸易目前有四个短板:

1、 整个服务贸易的规模是7500亿美元,服务贸易出口大体上是2000亿美元,进口是5000多亿美元,逆差3000多亿美元。货物贸易做了4万多亿,顺差4000亿,还被美国人觉得占领了美国市场。如果把我们的服务贸易逆差和货物贸易的顺差相抵的话,其实我们的进出口总量是基本平衡的。

服务贸易的3000亿美元逆差在世界上占多大比重呢?全世界做服务贸易有一个概念,就像航空,你的飞机飞过来,我的飞机也要飞过去,基本对等。全世界180个国家的服务贸易逆差加起来就7000亿,而我们一个国家3000亿,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是有点被动、吃亏的。

2、 我们境内服务贸易出口往往是劳动密集型服务贸易,也就是搞旅游。从境外进口到中国的5000多亿美元往往是资本密集、技术密集、人才智力密集、附加值密集,四个密集的利润效应特别好,而且规模很大。这是我们的第二个短板。怎么样让中国的服务贸易把附加值提高?做资源密集、资金密集、技术密集、人才密集、附加值密集的事情要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