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综合资讯 > 商务要闻 > 正文

上海国际贸易中心规划“出炉”

2011-09-20 09:26:27 上海金融报

在这份规划中,上海首次明确提出,贸易中心是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航运中心的基础和条件,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上海国际贸易中心核心功能的提升已“水到渠成”。

    在经历近两年多的探索、筹备后,日前,上海第一个关于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专项规划正式“出炉”。 

    在这份规划中,上海首次明确提出,贸易中心是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航运中心的基础和条件,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上海国际贸易中心核心功能的提升已“水到渠成”。为此,“十二五”期间,上海将以十大平台建设为重要突破口,大力推进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国际化水平,使其与“两个中心”相互促进、共荣共生 

    首个专项规划出台 

    9月8日,在上海市政府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商务委员会主任沙海林透露,《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十二五”规划》已经基本制定完成。这是上海致力打造国际经济、金融、航运、贸易“四个中心”建设中,首个出炉的“十二五”专项规划,因此受到业界广泛关注。 

    据沙海林介绍,该《规划》由上海市商务委牵头编制,征求20多个相关部门的意见,通过了中央和地方两个层面的专家论证等程序。同时,依据《中共上海市委关于制订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中提出的有关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的要求,以及全国商务发展“十二五”规划等文件,更加突出了“十二五”阶段性目标。 

    与此前“两个中心”规划的推进方式不同,此次“国际贸易中心”的纲领性文件是由上海市政府制定,而非国务院,这是否意味着,“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力度会有所减弱?对此,上海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兼上海发展改革研究院院长肖林表示,国务院批准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中心之后,上海市就立即启动了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十二五”规划。不过,与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不同,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更多是从平台建设和市场交易体系建设考虑,牵涉到国家政策层面的较少,所以没有以国务院的名义来发布。 

    据悉,《规划》中,上海为国际贸易中心建设设定了明确的远景目标,“到2020年,基本建成具有国际国内两个市场资源配置功能,现代服务业发达,万商云集,服务长三角地区、服务长江流域、服务全国,与中国经济贸易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贸易中心。” 

    沙海林表示,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发展,随着上海“四个中心”建设的推进,至“十一五”期末,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已奠定良好基础、形成基本框架,因此如今,对国际贸易中心提出新的目标已“水到渠成”。 

    统计显示,2010年,上海实现商品销售总额3.74万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6070.5亿元,商业增加值2860.8亿元,分别比2005年增长1.9倍、1倍和2.4倍。截至目前,上海的连锁经营业种业态超过140种,集聚了国内外商贸企业总部和企业运营管理中心、品牌运作中心、资金结算中心、物流中心、分拨中心、销售中心和采购中心等,成为众多国际高端商品和服务品牌的中国地区总部、亚太地区总部。 

    “十一五”期间,上海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位于全国城市前列,商品销售总额位于全国城市第一,关区进出口总额约占全国四分之一。沙海林介绍,2010年,上海非国有、集体商业企业占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93.3%,非国有贸易企业占本市进出口总额78.7%,“商贸行业协会和投资贸易促进体系作用加大,内外贸合一管理体制形成,商贸业发展的综合环境和贸易便利化位于全国领先水平”。目前,上海商业从业人员稳定在220万人,外贸相关行业吸收就业400万人,外资企业吸收就业290万人。2010年,外贸相关企业税收占全市税收总额1/3左右,商业税收占全市税收总额19.1%,商业对全市税收增长的贡献率达到23.6%。 

    与此同时,上海的对外贸易总量也在不断扩大。2010年,上海本市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3688.7亿美元,上海关区进出口总额6846.5亿美元,分别比2005年增长近1倍;上海港口货物吞吐量达到6.5亿吨,集装箱吞吐量达到2906.9万标准箱,均居世界第一位;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由2005年的324.8亿美元增加到2010年的1046.7亿美元,年均增长26.4%,占全国比重达到28.9%。2010年,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本市出口46.5%,机电产品出口占本市出口72.6%,分别比2005年提高3.9个、6.1个百分点。如今,上海的一般贸易与加工贸易的出口额之比为35.0∶55.5;美国、欧盟、日本和香港等传统市场占到上海商品出口的64%,对东盟、非洲、拉美等新兴市场出口比重也在逐步提高,东盟已成为上海第四大贸易伙伴。 

    除此之外,“十一五”期间,上海的商贸市场体系建设也得到显著加强,物流发展水平明显提高。2010年,全市1097家商品交易市场成交额6657亿元,179家亿元以上商品交易市场成交额6480亿元,其中生产资料成交额占78%。钢铁、有色金属、白银等市场价格已成为全国市场风向标,铜的“上海价格”已成为国际铜市的重要风向标。 

    目前,上海石油交易所推出我国能源要素市场第一笔LNG(液化天然气)和LPG(液化石油气体)现货竞买交易,上海陆上货运交易中心与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实现对接,上海还被商务部认定为全国流通领域现代物流示范城市,医药、危险化学品、冷链、汽车等专业物流服务能力和A级物流企业总数均居全国领先地位。 

    软环境“瓶颈”制约发展 

    事实上,多年以来,上海在发展的目标定位上,一直提出“四个中心”的建设,分别是国际经济、金融、航运和贸易中心。而在国务院正式将“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从上海的城市目标提升为国家战略后,其他两个中心将如何发展、彼此之间是否能形成良好的共荣共生的“生态圈”,就格外引人关注。 

    对此,不少业内专家表示,从历史经验与数据来看,贸易中心与航运中心、金融中心息息相关、紧密相连,可以说是后两者坚实的基础。 

    目前,全球知名的贸易中心城市无一不是航运与金融中心。比如,香港是仅次于纽约、伦敦、东京的世界四大金融中心之一,也是蜚声全球的国际贸易中心之一,强大的金融与国际贸易实力,是香港航运业腾飞的坚实基础;新加坡是东南亚经济中心,世界位列第13的贸易大国,同时,也是仅次于纽约、伦敦、东京、香港的全球金融中心;纽约是世界最大国际贸易和金融中心之一,而纽约港的航运中心地位,也离不开中心城市庞大的贸易业和金融业的支撑。 

    上海社会科学院商业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朱连庆表示,在国际贸易中心几百年的发展史中有一个鲜明特征,就是与航海贸易和港口城市密切相关。大航海推进了大贸易,大贸易带动了沿海城市与国家的迅速崛起,形成象征着财富集聚的国际贸易中心。 

    欧洲最早在地中海沿岸形成希腊、罗马、米兰、汉堡、威尼斯等商业都市和贸易中心。15世纪进入大航海时代,葡萄牙人、荷兰人把贸易中心由地中海转移到了印度洋、大西洋、太平洋沿岸,催生了一大批海港贸易城市,如欧洲的巴塞罗那、里斯本、阿姆斯特丹、伦敦、利物浦以及大洋沿岸的孟买、雅加达、马尼拉、墨西哥城、巴拿马城、纽约、悉尼等。航海贸易的兴旺发达,推动了欧洲的工业革命,近代意义的国际贸易中心伦敦、纽约、鹿特丹等纷纷崛起,之后经过二战洗礼,东京、香港、新加坡等新兴城市陆续加入,这些都是目前国际贸易的中心城市。 

    因此,上海建设“两个中心”,势必为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而反过来,国际贸易中心核心功能的提升,也会为“两个中心”提供大量需求和更广阔的市场。 

    在朱连庆看来,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是存在不少优势的。首先,历史上,上海曾两度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贸易中心。第一次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口岸大门洞开,被誉为“东方巴黎”;第二次是计划经济时期,作为中国最大的工商城市,上海拥有大量的可供商品,并以特定的三级批发贸易体制,占据了中国流通市场的中心地位。改革开放以来,历史又一次给上海创造了机遇,经过十多年的努力,上海重新成了中国最大的商业城市和外贸港口。 

    同时,上海有着通江达海的地理位置、吞吐量居世界第一的海港码头、雄厚的工业基础、足够的城市经济规模,有中国最具实力的长三角腹地依托,以及对于长江沿线中西部的辐射影响力和四通八达立体化的海陆空交通网络,这些都成为构建国际贸易中心强有力的支撑。 

    不过,与国际一流的贸易中心相比,上海同样也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沙海林表示,以国际水平为参照,上海的商贸业综合实力还不强。上海服务业增加值仅有香港的四分之一、东京的十分之一,社会消费品零售规模和商品销售总额不足纽约的六分之一。另外,上海的市场定价和资源配置能力相对较弱。除了铜的价格,其他大宗商品基本没有体现定价话语权。这些都是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需要解决的问题。 

    朱连庆认为,上海目前在国际商业购物中心、商品货物流通中心与贸易服务中心方面,都还有许多“功课”要补。比如,国际商业购物中心方面,民族商业的品牌化、连锁化、信息化、国际化远远不够;商圈建设的盲目攀比,重复建设的状况有增无减;全市的商业空间形态缺乏科学合理的规划与布局;而在国际商品货物流通中心方面,由于自身的外贸运营能力不足,国际“中转贸易”份额很低,商品大流通体系尚未很好建立。既没有像沃尔玛、家乐福、麦德龙那样运用现代经营理念和管理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调运配送营运大流量商品的跨国大鳄,也缺乏各行各业的大批发流通企业,以及标志性的大宗流通商品货物。 

    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周振华也指出,上海尚未形成真正具有集聚力和辐射力的网络核心优势,贸易集散功能还在低水平徘徊。另外,由于长期“重外贸轻内贸”,上海曾经的内贸中心地位现已被“小商品市场”义乌所取代,近年来上海国内贸易总额始终维持在全国的4%左右徘徊不前。 

    专家表示,上海尚未形成内外贸一体化并具有广泛资源配置能力的贸易主体。由于长期以来内外贸的体制分割,上海的几大商贸流通企业在贸易功能上都有所短缺。 

    此外,数据还显示,上海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一直徘徊在50%左右,这与纽约等国际贸易中心城市均超过70%、香港高达91%有不小差距。朱连庆表示,上海的商检、报关、货代、理赔、会计、物流等服务行业的发展不足;与国际贸易有关的产品研发、市场营销、售后服务、会展经济、楼宇经济、虚拟经济、旅游经济、电子商务、采购中心、展贸平台等多元经济和衍生产业的发展不够。在实行国际通行惯例和规则、具有较为健全的经贸法规和商务信用的国际贸易制度建设方面,以及国际贸易的人才培训、教育方面,都存在不少瓶颈,需要尽快跟上。 

    会展业与体制创新成“突破口” 

    据了解,此次出台的国际贸易中心“规划”,对未来五年上海努力的方向提出了明确的量化指标。比如,在市场流通规模方面:“十二五”上海的商品销售总额将突破8.7万亿元,年均增长18%以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1万亿元以上,年均增长13%左右;电子商务交易额达到1.2万亿元,占全市商品销售总额比重13.8%。 

    在贸易总量规模方面,《规划》要求,上海市进出口总额应达到5400亿美元,年均增长8%左右;上海关区进出口总额11026亿美元,年均增长10%左右;服务贸易进出口额在2010年基础上翻一番,其中离岸服务外包总量规模45亿美元,年均增长30%。同时,专业服务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5%以上,取得国际认证的注册会计师、律师、咨询机构及人员大幅增长,初步形成十大服务全国的贸易和投资促进平台体系,新增跨国公司地区总部100个以上等等。 

    目标已经明确,那么,从哪些方面着手寻求突破呢?沙海林表示,未来五年上海将尽力打造“十大平台”,主要包括国际级会展设施平台,提高会展业发展水平;建设国际贸易和海外营销促进平台,构建全球贸易网络枢纽节点;建设中国技术进出口交易平台,加快服务贸易发展;打造电子商务平台,建设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城市;构建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增强市场体系价格发现功能;打造服务业集聚区平台,大力发展和贸易相关的服务业;建设近悦远来的购物和消费平台,推动上海“购物天堂”建设;构建内外贸一体化平台,提高贸易主体市场竞争力;建设财经信息国际信息港平台,促进财经信息服务业发展;建设国际贸易机构集聚平台,形成贸易中心枢纽功能等。 

    这十个平台的建设不乏亮点,比如,在提高会展业发展水平方面,上海正在虹桥商务区建设国家级大型会展场馆,其规模可居国内外之最,“目前项目立项、土地出让、外围配套等相关工作正在有序地推进,争取尽快开工。”沙海林表示,建立国家级会展项目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充分发挥上海区域优势和辐射能力,实现国务院将上海建成四个中心的发展目标。“这个项目的主体是上海博览会有限责任公司,已经注册成立。首期注册资本也全部到位,项目立项、土地出让、外围配套等相关工作正在有序地推进,我们争取尽快开工。” 

    上海市商务委副主任顾军也表示,上海在平台建设方面,已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例如杨浦国际设计和贸易促进中心建设,在一年不到的时间已经集聚了很多国际一流的,包括来自意大利、爱尔兰等国的知名设计企业。再比如外高桥保税区申报国家级服务贸易基地、海外营销促进中心的建立、网上贸易中心建设等。应该说,这些平台有的已经落地,有的正在积极推进。” 

    除了建设平台,上海还将在体制、机制、税制方面进行突破,先行先试。“比如上海建设购物天堂,有没有良好的购物环境,包括免税商品购物区或者商店建设,税收方面的政策,这些仍然需要中央政府进行统筹和政策支持。”肖林表示。 

    上海市商务委巡视员菅和平亦强调了部市合作。“建设国际贸易中心的任务非常繁重。它的重要的突破口在哪里?我觉得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机制,就是合作共建的机制。这个合作共建的机制包括部市合作共建,就是上海和国家商务部、国家海关总署,以及国家相关部委的合作。第二个是我们全市各部门的合作共建机制。”菅和平说。 

    上海市流通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汪亮也认为,上海发展国际贸易中心不能仅仅站在长三角的角度来看问题,要立足全国。以前,上海和部委的合作力度不够,事实上,借助部委的力量,上海可以发展得更快。例如,虹桥会展项目不仅可以服务上海、服务长三角、服务沿江工业带,而且可以成为全国各地特色工业品的展示交易平台,成为永不落幕的世博会。 

    探索“自由贸易园区”试点 

    按照《规划》,未来五年,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主要有6个方面的任务,其中最关键的一个就是打造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功能载体。对此,不少业内人士都猜测,上海今后或将推进由“综合保税区”向“自由贸易园区”的转型升级。 

    根据商务部、海关总署的定义,自由贸易园区是指某一国家或地区境内设立的实行优惠税收和特殊监管政策的小块特定区域。我国的经济特区、保税区、出口加工区、保税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等特殊经济功能区都具有“自由贸易园区”的某些特征,但目前我国尚无与“自由贸易园区”完全对应的区域。因此有专家认为,自由贸易园区政策可能会成为继特区、开发区、新区之后的又一个政策热点。 

    据了解,2009年中国生产力促进中心协会起草了一份题为“关于中国在浦东建立自由贸易区的设想”的文章,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批示将“自由贸易区”改为“自由贸易园区”,上海打造自由贸易园区的事宜逐渐“眉目清晰”。上海、深圳、天津、成渝地区都向国务院及各部委提交了关于保税区转型自由贸易(园)区的建议,准备向香港看齐。2008年以来,国家发改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先后多次到上海、深圳、天津等地进行课题调研。其中一个行程是就浦东新区建设自由贸易园区实地考察,其主要目的就是要加快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步伐,寻求体制、税制上的突破。 

    早在今年4月举行的“上海综合保税区2011年企业大会”上,上海市浦东新区副区长、上海综合保税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戴海波透露,将于今年秋季举办2011年世界自由贸易区大会,并积极探索保税区向自由贸易区转型发展的方向和途径。而去年11月初,国家发改委等有关部门联合在上海调研,就包括在浦东新区建设自由贸易园区等内容进行实地情况了解。 

    对于自由贸易园区的建设,目前很现实、很重要的一点便是推动贸易更加便利化。事实上,上海综合保税区成立以来,就一步步在国际贸易结算中心、融资租赁、期货保税交割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突破。同时,为应对天津等地区的政策竞争和挑战,要尽快形成针对融资租赁市区合力的财政支持政策,加快推动综保区成为国内融资租赁业务模式最丰富、项目种类最齐全的租赁产业特别功能区。 

    相关人士介绍,为探索综合保税区发展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自由贸易园区的途径和可能性,上海今年或将重点推进两方面改革,一是拓展离岸服务贸易功能,二是提升高端航运服务功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