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综合资讯 > 商务要闻 > 正文

未来2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计划这么干

2019-01-22 09:35:31 上观新闻

目前,距离当初规划的2020年上海基本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只有2年的时间,上海将如何更快更好地发力冲刺?

目前,距离当初规划的2020年上海基本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只有2年的时间,上海将如何更快更好地发力冲刺?

近期,经国务院同意,人民银行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行动计划(2018-2020年)》(以下简称《行动计划》),指出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目标和建设路径,明确了战略重点和推进举措。

过去几年,上海建立了较为完备的金融市场体系,集聚了一大批中外资金融机构,成为了中国大陆金融对外开放的最前沿、金融改革创新的先行区和国内金融发展环境最佳的地区之一。在最新一期英国独立智库Z/YEN集团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排名中,上海已由上一期的全球第6位升至第5位。

目前,距离当初规划的2020年上海基本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只有2年的时间,在《行动计划》的指引下,上海将如何更快更好地发力冲刺?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就此专访了上海市副市长吴清。

记者: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现在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您认为在这一过程中上海面临着哪些机遇和挑战?

吴清: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一直以来都具备历史和现实的基础。目前来看,可以说机遇前所未有,挑战也空前激烈。

一方面,上海金融发展面临新的机遇和任务。全球发展进入多元格局深度调整阶段,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在国际金融事务中的话语权继续提高。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需要在全球格局调整中把握新的发展趋势、塑造新的竞争优势。同时,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对金融服务提出新需求。金融开放不断扩大,金融改革不断深化。经济、贸易、航运和科创中心建设加快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等,都为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供了重要机遇。上海进博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对上海提出了增设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等三项新的重大任务。这三项新任务都与上海金融发展密切相关,对上海金融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另一方面,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还面临着诸多挑战。对标全球最主要的国际金融中心,上海还存在一些短板,主要是:大而不强,市场功能齐全、交易量大,但产品不够丰富,并在整体上缺乏全球性的市场定价权和话语权;对外开放和国际化程度需进一步提高,作为全球投资、融资中心的作用发挥不够,国际影响力不足;吸引金融人才集聚的金融发展软环境需进一步优化等。与此同时,各国际大都市特别是新兴经济体都纷纷加大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推进力度,上海面临的国际竞争日趋激烈。此外,金融风险防范也面临更加繁重的任务。

总体来看,面对难得的发展机遇和诸多复杂挑战,应审时度势、加强统筹、科学谋划、协同推进,充分利用各种有利条件,加快破解前进过程中的各种难题,努力实现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战略目标。

记者:《行动计划》发布后,上海将重点围绕哪些方面发力建设?

吴清:《行动计划》从加快金融改革创新、提升金融市场功能、健全金融机构体系、聚焦国家发展战略、扩大金融开放合作、优化金融发展环境等方面阐述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主要任务和措施,也是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

行百里者半九十。接下来,上海将认真贯彻落实《行动计划》部署,明确分工,落实责任,从“五个维度”持续发力,争取到2020年建设形成“6+1”格局的国际金融中心。

在扩大对外开放方面,要积极贯彻落实国家新一轮金融服务业扩大开放的重大部署,以更大力度、在更大范围内推进金融对外开放,提高金融中心国际影响力。

在深化改革创新方面,要进一步加大金融改革创新力度,落实好党中央交给上海的三项新的重大任务,为全国金融业改革探路,继续当好先行先试排头兵。

在集聚优势资源方面,要积极吸引各类总部型、功能性金融机构集聚发展,加快形成门类齐全、功能完善的金融机构体系,吸引国际性金融组织落沪,提升金融行业竞争力。

在增强市场功能方面,要提升上海金融市场配置全球资源能力,推进金融市场更高水平发展,加快金融市场产品和工具创新,促进经济转型发展和结构升级,服务高质量发展。

在防控金融风险方面,要始终把防范金融风险放在突出位置,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供重要保障,维护安全营造一流营商环境。

记者:可否具体描述下未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6+1”格局?

吴清:未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6+1”格局,即建设“六大中心”,并形成“一个系统”。

一是建设全球资产管理中心。积极吸引全球知名资产管理机构和各类总部型、功能性金融机构,鼓励和支持外资金融机构发展,吸引外资金融机构将区域性乃至全球性总部设在上海。汇聚全球资源支持创新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争取更多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机构的资管子公司落户上海。积极培育和发展本土资产运营、财富管理等功能性金融机构,进一步扩大外商投资股权投资企业(QFLP)试点范围,深化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试点,推进上海跨境资管业务加快发展。把上海打造成为全球资产管理中心。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