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综合资讯 > 商务要闻 > 正文

宁波舟山港逆势突围服务新发展格局

2021-01-04 09:50:03 经济参考报

宁波舟山港逆势突围,为稳定产业链供应链,服务新发展格局提供有力支撑。

  岁末年初,宁波北仑第三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的码头上集卡往来穿梭,大型集装箱货船靠满泊位,一派热火朝天的生产景象与港口低温寒风形成鲜明对照。在2020年这一特殊之年,宁波舟山港逆势突围,为稳定产业链供应链,服务新发展格局提供有力支撑。

  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形势,东方大港下一步如何立足自身优势,落实中央“打造世界一流强港”的目标要求?怎样在区域港口整合协作中取长补短,发挥硬核力量?

图为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集装箱码头生产作业场景。汤健凯 摄

  稳定物流体系 加快构建双向发展格局

  据生产快报显示,2020年11月,宁波舟山港集装箱运输生产总体保持稳中有升,全月预计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42万标准箱,同比增长达14.9%,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势头。同时,2020年1至11月,宁波舟山港预计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648万标准箱,同比增长3.5%,增幅较前10月进一步扩大。

  “面对2020年的特殊形势,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来之不易。”浙江省海港集团、宁波舟山港集团董事长毛剑宏说,2020年初,尤其是2月份,包括宁波舟山港在内的全国港口作业量都受到疫情严重冲击。但得益于疫情防控迅速得力和复工复产的加快推进,港口作业量从3月开始逐步回升。

  毛剑宏说,为切实推进物流链、供应链恢复,港口和各级政府千方百计通过各种手段帮企业客户解决困难,例如在集卡司机中推行“健康码”,通过数字化手段分批次到岗,逐步助推港口生产水平恢复。在2020年6月实现集装箱运输生产同比正增长之后,7月、8月以7.8%、9.3%的同比增幅呈现出加速增长态势,并在随后的9月、10月、11月实现两位数增长,为实现全年稳增长目标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国家关于统筹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下,宁波舟山港主动出台一系列减费优惠措施,2020年全年预计累计降费约1.8亿元。其中第一、第二轮的降费惠企举措重点结合了疫情,为防疫重点物资设立绿色通道,为防疫相关企业设立专门服务电话,并延长免堆期。第三轮重点贯彻落实浙江省商务厅新一轮《关于支持外贸企业渡过难关稳订单拓市场保份额的政策意见》,阶段性免收港口作业包干费(转栈作业部分),阶段性船舶供应服务费(冷藏箱制冷作业)减半,免收检验检疫查验无问题箱费用,延长客户费用结算账期等。

  “宁波舟山港将主动适应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充分利用好‘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枢纽节点等区位优势,将自身‘外贸大港’服务外循环的特点相结合,进一步注重服务经济内循环。”毛剑宏表示,加快构建“内陆腹地拓展、国际市场强化”的双向发展格局,率先形成国内大循环战略节点、国内国际双循环战略枢纽,打造高效畅通的物流节点和体系,这是宁波舟山港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的重要任务。

  整合协作优势互补 寻求合作共赢“最大公约数”

  2020年11月27日,宁波港(601018)发布《关于宁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收购股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公告,公司拟以56.42亿元收购浙江省海港集团持有的嘉港控股、嘉兴港务、温州港、义乌港以及头门港港务等同业资产股权。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收购将以资本为纽带,实现浙江省港口资源的战略重组,发挥经营性协同效应,优化整合浙江省港口资源,推动区域深度一体化发展。

  事实上,在此次议案之前,浙江省海港集团于2015年12月间接收购公司期间承诺,5年内解决宁波港的同业竞争问题。毛剑宏表示,此次宁波港的资产收购,不仅兑现了浙江省海港集团所作出的上述承诺,也有望提升港口的核心竞争力。

  “具体来看,收购完成后,嘉兴港帮助宁波舟山港在浙北形成全面港口布局,该地区制造业发达,整合后可以覆盖辐射浙江以及皖南、苏南等区域;义乌港纳入全省港口整体体系后,有助于宁波舟山港更好利用这一物流洼地,将义乌打造成为宁波舟山港‘第六港区’;整合位于浙南的温州港和头门港后,增强了浙南、闽北甚至赣东区域的服务和辐射能力,将与宁波舟山港形成有效互补,充分发挥省内港口集群的协同效应。”毛剑宏说。

  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格局中,宁波舟山港将推进“三基地一枢纽”建设:即着力打造一流国际枢纽港;着力打造集装箱和大宗散货物流基地、大宗商品储运贸易基地、海事服务基地。

  宁波舟山港与上海港两个世界级大港是长三角港口群的重中之重。毛剑宏认为,宁波舟山港是综合性、全货种的国际枢纽港,航线航班密集,腹地辐射范围广是宁波舟山港的综合竞争力所在。两者应充分发挥互补优势,创新模式,打造良性竞合关系,协同为国家战略和区域经济发展服务。

  高起点上补齐短板 向世界一流强港迈进

  在毛剑宏看来,从港口运营角度来说,无论是硬件设施,还是运行效率、技术能力等方面,宁波舟山港都在全球名列前茅,但在金融、保险、海事服务等航运服务方面,与上海港、新加坡港等国际领先港口仍存在一定差距。

  毛剑宏认为,航运服务的优势无法完全复制,发展航运服务业必须与地方特色紧密结合。“例如在浙江利用自贸区赋权扩区的契机,积极拓展船供油方面服务;再比如大宗商品交易方面,除了打造仓储运输中心,还可以积极谋划大宗商品交易中心,让交易落地。”

12